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

美国为何没能阻止普京上台?以致如今焦头烂额

时间:2018-04-22 来源: 责任编辑:
美国为何没能阻止普京上台?以致如今焦头烂额

美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昨天正式起诉特朗普竞选团队,政府、“维基解密”,共列12项罪名,指控它们共谋干扰2016年美国大选,使之有利于共和党。

诉讼案的源头,仍然是希拉里阵营与特朗普阵营政治斗争的延续。无论特朗普使用了多少手段平息或转移焦点,但希拉里们没有松口的意愿。

在此之前,特朗普长年私人律师科亨还遭到调查组突击搜查。这次起诉,外媒分析认为希拉里手里有了实质性材料。

目前这一诉讼是否会被法院受理尚不清楚。

共和党和民主党各自代表的利益集团之间的交锋,已到了白热化阶段,但有一个人,始终是美国政治斗争的焦点人物,他就是普京。

一个本来应当被美国牵着鼻子走的总统,现在成了影响美国政治局面的影子杀手。

特朗普“通俄门”只有两种可能:

一,捏造的政治罪名,这说明另一方利益集团在这四年中将不择手段打击特朗普,干扰特朗普施政方向。

二, 的确被俄罗斯操纵了2016大选,可见美国的国家安全体系已到了千疮百孔地步。特朗普这四年,将让美国付出血淋淋的代价。

本文无意分析“通俄门”真假,普京这十八年时间,斗过三任美国总统:小布什,奥巴马,特朗普,也许还不止三任。俄美关系恶化到无以复加地步,甚至还牵累了德国,法国等盟友们。

欧洲是美国对外政策第一重点,俄罗斯按美国预先设想,应当是一个无力,无害,无威胁的松散联邦。

三块论:欧洲部分+西伯利亚+远东,构成无政治主休的分散型俄联邦。

八块论:欧洲区域,西北共和国,伏尔加共和国,哥萨克共和国,乌拉尔共和国,西西伯利亚共和国,萨哈共和国,远东共和国。

如果三块论能实现,那么八块论就可以彻底肢解俄罗斯,美国将消除最大安全威胁,接下来要肢解哪一个大国?不言而喻。

美国不是没有机会阻止普京上台,但这个“历史性错误”已经无法弥补。

2000年俄大选临近,美国仍然相信自己的干涉能力,确保一个符合美国利益的俄罗斯新总统诞生。

美国不在乎是普京或别的什么人?前提是要符合美国利益,但美国出现了判断错误。

导致美国判断错误的人是叶利钦,他并非有意迷惑美国,用中国古话就是“无心插柳柳成荫”。

1998年3月23日,叶利钦突然地解除了切尔诺梅尔金的总理职务,再解除丘拜斯的经济主管职务。

当美国面对两位亲美派大佬毫无征兆被解职时,虽然疑惑,但并不紧张,因为只要叶利钦在台上,美国可以接受,不想过度介入克里姆林宫的人事纷争。

叶利钦打算由自己担任代总理,但杜马指出这是违宪之举,于是,叶利钦在圈子里选择了谢尔盖.基里延科接任总理。

4月24日,基里延科走马上任,年仅35岁。但经济恶化局面仍然看不到好转迹象,6月丘拜斯回到政府,作为全权使节向西方各国请求援助。

美国见丘拜斯回来,克林顿马上说服IMF给了俄罗斯一大笔紧急贷款,以表示对丘拜斯支持。

然而,8月17日,卢布崩溃,接着俄银行系统崩溃,在民意沸腾情况下,叶利钦再次抛出替罪羊,解除了基里延科和丘拜斯的职务。

中间派普里马科夫作为叶利钦和杜马都能接受的人物,成为新总理。

普里马科夫上任后,马上整顿金融系统,银行系统,对寡头发起调查,1999年4月26日,调查到了叶利钦钱袋子别列佐夫斯基(官方职务:安全秘书)头上,但他逃脱了法律审判,接着调查丘拜斯腐败案。美国马上介入,并提醒叶利钦,普里马科夫民调已经超过叶利钦。

5月12日,在美国与俄寡头共同努力下,普里马科夫被解除了总理职务。

5月19日,叶利钦任命斯捷帕申为总理,他原先是内务部长,司法部长,对寡头犯罪情况比较了解,最终调查威胁到了叶利钦家人。

8月9日,叶利钦下令解除斯捷帕申总理职务。

如此频繁的更换总理,不但俄罗斯国内人心惶惶,连美国都看得眼花缭乱,但美国相信,叶利钦哪怕是出于自身利益,也会选出一个符合美国利益的接班人。

一周之后,弗拉基米尔.普京成为了俄罗斯新总理,倒阁游戏终于停了下来。

当普京进入俄罗斯政治舞台中心时,美国对他的了解并不多,而且不认为这位年轻人能比斯捷帕申走得更远。

所有人都错了,他们对叶利钦变幻无常的性格有一种惯性认识,普京只是一个临时演员而已,直到1999年12月31日,叶利钦宣布辞职。

普京接班

总统大选时间定在2000年6月,普里马科夫声望与日俱增,CIA分析认为,总统之争将在他与俄罗斯共产党领袖久加诺夫之间展开。而叶利钦接班人普京难以脱颖而出。

对控制俄罗斯一切的寡头们来说,久加诺夫上台,将是一场灾难。普里马科夫上台,会损害一些寡头利益,但另一些寡头将得到回报。

寡头对普京怎么看呢?1999年2月,当别列佐夫斯基被叶利钦冷遇抛弃之时,所有高官都不敢跟他接触,以至于别列佐夫斯基妻子的生日宴会上,没有政府高官到场,除了普京。

普京在后来大选中得到寡头相助不是没有逻辑的,他不像是一个有威胁的人。

叶利钦力扶普京上台,是因为普京可信,叶利钦要的就是“特赦”,下台后新总统保证不追究他和他家人的腐败嫌疑。

普京在协助叶利钦政治对手,已经倒台的圣彼得堡市市长索布恰克出逃国外时,令叶利钦对他刮目相看。

还有,普京担任国家安全局局长时,帮助叶利钦罢免了总检察长斯库拉托夫。无论在个人品行和政治忠诚度,普京都比前几任总理可靠。

在处理寡头关系上,普京虽然参加了别列佐夫斯基妻子生日宴会,但普京从不跟某个寡头走得很近,既欢迎寡头对他的支持,又避免跟任何寡头结成一体。

最大的问题是如何在几个月时间内提升普京的知名度和民调满意度?

普京的弱势在于,他从青年时期就从事秘密工作,不善于跟公众打交道,缺乏个人魅力,没有口若悬河的演说才能,这恰恰是选举游戏中必备的素质。

第二次车臣扭转这一切,把普京的弱势变成了优势。

1999年9月5日,普京出任总理一周之后,达吉斯坦一幢公寓楼被炸,死了30多人,这里住的全是官员和家属,恐怖事件引发全俄恐慌。

9月9日,9月16日,又有三幢平民公寓被炸,两幢在莫斯科,一幢在伏尔加顿斯克,共计243人死亡。俄罗斯民众情绪由恐慌变成了歇斯底里。

第一次车臣之后,俄国人习惯把头埋沙子里,不愿意面对恐怖分子存在的事实,但这几次爆炸激怒了俄国民众,恐惧变了怒火。

普京发誓要将车臣叛逆分子赶尽杀绝,就算他们逃到天涯海角也决不放过。

9月24日,突袭车臣,9月30日,地面部队投入战斗,普京成了行动最高指挥者。

俄军士气也比第一次车臣战争大有提升,打下格罗兹尼之后,普京民调一路疯涨,俄罗斯人终于看到了一位能领导国家并打败敌人的领导人。

西方大国对普京发出了警告,提醒他要注意车臣“人权”,首先发难的是法国《费加罗报》,他们甚至散布谣言暗示是俄情报机关制造了爆炸案,而不是车臣恐怖分子。

俄罗斯国内亲西方媒体跟进,《新报》《大众报》也散播自以为聪明,深度的猜测。

不过,这一切除了帮普京提升知名度之外,根本阻止不了他登顶的步伐。

普京到12月时,民调支持率已从9月初5%跃升到40%。叶利钦这时调整了大选计划,以力保普京在最佳选举时刻赢下大选。

叶利钦做了两件事:

一,将大选时间从2000年6月改为3月26日。在普京支持率不断提高情况下,不给追赶者翻盘的时间。因为占领格罗兹尼,不等于战争结束,民众热情过后,又会对战争有厌倦感。

二,1999年12月31日,宣布辞职,由普京代理总统职务。总理对俄罗斯人来说只是一个官职,换来换去也习惯了,但总统意味着沙皇般的份量,代总统就是登基前的沙皇。

不像普里马科夫,卢日科夫,亚夫林斯基他们忙着拉票作秀,普京反其而行之,他的选举策略就是摆出一副没时间跟你玩的样子。

普京谢绝向媒体付费刊登选举广告,拒绝参加电视辩论,整天忙于国家大事,而且拒绝发布竞选纲领。

如果一位西方政客在选举游戏这样做,无异于政治自杀。只有罗斯福对威尔基当年这么做过,但罗斯福在中的威望如日中天。

普京竞选纲领引起了俄罗斯人民极大兴趣,到了2月27日(选举前一个月),普京让经济顾问格涅夫宣布,纲领会在选举之后告诉大家。并透露两点:公共部门工人工资涨20%,参战士兵抚恤金一次性付清,另外还要涨养老金。这些实实在在的承诺,让别人玩不下去了。

同时,在电视上,普京以代总统的新闻画面出现就够了,信息在潜意识中告诉人民,他是一位清廉的,坚强的,不妥协的,能够重塑俄罗斯大国地位的领袖。

从寡头角度看,无论是俄共还是普里马科夫都不如普京声望,与其事后跟普京总统拉关系,不如现在站队。

到了三月,代表美国利益的丘拜斯,代表寡头势力的别列佐夫斯基,代表竞争对手的卢日科夫,以及地区领导人全部公开支持普京。

3月26日,普京得票率为52.9%,久加诺夫为29.2%,亚夫林斯基只有5.8%。